智能化战役的制胜机理变在哪里

    透过战役的硝烟,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战役现已从蒙昧粗野的血肉之搏、攻城略地的兵戎相见开展到信息主导的准确斩首、智域疆场的剧烈角逐。这一客观事实通知我们,战役作为一种特定的杂乱社会现象,在不同的前史时期会呈现出不同的战役形状与制胜机理。正如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指出,“人工智能就像先前的导弹、卫星一样,无论你是否有所准备都将登上人类文明战役的前史舞台”。 习主席明确指出:“假如不把现代战役的制胜机理搞清楚,那就‘只能是看西洋镜,不得要领’。”战役制胜机理,是指为赢得战役胜利,战役诸因素发挥作用的方式及彼此联络、彼此作用的规律和原理。未来智能化战役与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化战役相比,制胜机理发生了显著变化。

    对抗方式从“体系对抗”向“算法博弈”转变,算法优势主导战役优势

    算法是求解问题的策略机制。实践上,“算法”是一系列解决问题的明晰指令,是依照一定规则解决某一类问题的明确步骤。未来战役把握算法优势的一方,能快速精确猜测战场态势,立异最优作战方法,完成“未战而先胜”的战役意图。

    算法是主导智能化战役的要害。第一,算法优势主导认知优势。大数据通过高性能、高功率的算法进行处理后,将海量数据快速转换为有用的情报。因此,占有算法优势的一方,能遣散因数据得不到及时处理而发生的“战场迷雾”,使得认知更为深入。第二,算法优势主导速度优势。量子算法相比于经典算法,完成了指数级的加速效果,再加上量子核算机从2003年的1位量子比特,到2015年1000位量子比特,核算功率比经典核算机快了一亿倍,使人工智能完成了质的飞跃。第三,算法优势主导决策优势。算法以其高速、准确的核算,替代人的“冥思苦想”和重复探究,从而加速常识迭代。把握超强算法可以针对敌情变化快速提出活络多样的作战方案与应对之策,不断打乱敌既定妄图和布置。

    算法是战役效能跃升的核心。一是战役功率更高。在算法的支撑下,人工智能的反响速度是人类的成百上千倍。2016年,美国研发的“阿尔法”智能软件,反响速度比人类快250倍,在模仿空战中操控三代机击败了有人驾驶的四代机。二是战役耐力更强。人工智能不受生理机能限制,可接连执行重复性、机械性使命。2016年9月,一架F-16战机在训练中达到8倍重力过载,导致飞行员失掉知觉,然而,在飞机撞击地上前,机载“主动防撞体系”主动将飞机拉起,防止了悲惨剧发生。三是战役结局更好。在海量数据和超算能力支撑下,人工智能的判断和猜测成果更加精确。美军寻找和捕杀本·拉登举动,有人和无人配备的组合运用就是一个成功的战例。